岚珏_

先奔跑吧 风里会有春天的

少年不知愁滋味。
为赋新诗强说愁。

今天抽到的cp向配文。
这句话太有意思了。
我先立个flag

他还未成年。

唉。

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句
甚至超过“未经允许”
不带自己惯用的撩法
那只野猫
问骆闻舟愿不愿意带他回家。

我饭的cp发糖啦
真实落泪

晚睡
是会有奇迹发生的

【罐昏】躲猫猫

现实向

【】是peak-a-boo的歌词

请勿上升真人。

微丹罐(没成)

 

-------------------------------------------

【朋友对我说,你真有问题啊】

【I'm fine fine fine fine】

 

 

赖冠霖喜欢朴志训全世界都知道,

朴志训喜欢赖冠霖没有人知道。

 

WANNA ONE正式出道的那一天,赖冠霖向朴志训表白了。

“我喜欢哥,不是像喜欢柴犬那样的喜欢,也不是像喜欢智圣哥他们的喜欢。

是只要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喜欢。”

 

赖冠霖告白的时候,朴志训正在吃炸鸡外卖。

 

“要吃吗?”他说

 

“好。”

 

因为这次突然的告白,朴志训躲了赖冠霖大半个月。

 

“你拒绝不就好了。忙内又不会强迫你。”

 

朴志训和赖冠霖闹别扭的这几天,朴佑镇深受其扰。天天听朴志训叨叨,他已经能完美地背下,忙内当时告白时说的所有话,和忙内的所有表情了。

 

“可是……”

 

“说实在的,你是舍不得吧。”

“朴五金,你想挨打吗?”

 

确实舍不得。

丹尼尔曾经说过,“冠霖是最单纯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对韩国不了解。

整个101时期,明明没有什么交集,却总是散发善意的赖冠霖,可以说曾是朴志训的救赎。

他没有办法给自己和赖冠霖的相处方式下个定义,但是,只要想到那双亮亮的眼睛不再望着他,就会空落落的。

 

“志训哥,”

企图逃跑的朴志训,被赖冠霖利用身高优势困在了墙角。

“我们玩个游戏吧。”

这个死孩子什么时候又长高了。

自己完全被困在他的臂弯里了。

 

“什么?”

“我们交往一个月,如果你觉得我们相处还是不合适,我之后就不再骚扰你。”

 

“好。”

 

 

说是恋爱

其实没有任何实质上的变化。

甚至连两个人搬到同一房间的形式都没有。

 

但是……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志训和冠霖的关系好了很多啊。”智圣欣慰地说。

“正常啊哥,他俩恋爱了。”朴佑镇拿可乐路过。

被震惊于,宿舍居然有自己不知道的,八卦发生了的河成云拦截。

 

“什么时候的事?”

“他俩这是谈恋爱?初中生吗?”

“志训算不算诱拐未成年?”

 

哥哥们和未成年组的问题轰炸,成功炸出了故事的主角——朴志训

 

“大晚上,你们吵吵啥呢?”

裴珍映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精准地挂在朴志训的身上。

“我好不容易养大的猪,就这么被白菜给拱了。”

“呀!裴珍映你找打呢!”

 

赖冠霖结束行程回到宿舍,就看到珍映哥挂在朴志训身上的画面。

低头苦笑了一下。

后背一沉,丹尼尔从身后抱住了他。

“冠霖呐,玩游戏,可别把自己玩进去了。”

……

“哥,说什么呢。”忙内笑的灿烂。

 

如果没有“交往”朴志训大概不会知道,赖冠霖原来是这么黏糊糊的一个人。

不论自己在做什么,眼神总是死死地锁定朴志训。

不会老老实实地让自己牵手,总是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袖口。

明明是酷盖性格,笑起来却像个长不大的小朋友。

一边说着志训哥最近有点圆了哦,一边又在晚上给自己煮泡面。

 

会在自己难过的时候,把自己的头按在怀里,然后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即使衣服被泪水浸湿。

 

他突然可以体会推特上那些顺毛霖的心情了。

 

但是,与此同时,忙内的推拉之术让人无法招架。

 

舞台上动手动脚,

私下的肢体接触反而少了很多。

会撒娇会发小脾气,却纯情的不像样子。

 

真是应了丹尼尔那句话——“初中生恋爱吗?”

初中生?

小学生都没有这样的。

 

“朴佑镇,你敢相信,从忙内所说的恋爱以来,我没有亲过他吗?”

朴志训一边吃鸡,一边愤愤地说。

 

“哦?”

您的好友朴五金已下线,并拒收您的狗粮。

 

“真的没有”

“就连脸都没有”

 

明明101的时候还会向自己索吻。

现在只要稍微有什么动作,就会被拒绝。

朴志训百思不得其解。

 

“朴志训你完蛋了。”

“几天前,你还想着熬过这一个月就可以和忙内回到好兄弟的关系了。”

 

“而现在你开始想,怎么样才能xx冠霖。”

“你是做不回好兄弟了。”

游戏画面一闪,朴志训被朴佑镇KO了。

 

 

朴志训也不是没有和赖冠霖谈过这个问题。

毕竟假想恋爱的时间只剩下一周了。

 

“我不会和任何人有多余的接触”

 “我喜欢的是纯粹的哥”

“不需要过多的肉体接触啦。”

赖冠霖伸出舌头,轻舔手中快要融化的甜筒。

像猫咪一样。

朴志训想。

 

“要不然,我用直呼哥的名字来表示亲密好了。”

不等志训回应,赖冠霖笑着说,

 

“啪叽昏。”

 

低音炮加赖冠霖。

朴志训感觉到自己的思春期到了。

 

问题没有解决,甚至像滚雪球一样,有越滚越大的趋势。

 

镜头前的赖冠霖占有欲爆棚

镜头后却极其纯情。

你都不懂他是真的没有懂还是装的。

 

“志训,冠霖还没成年呢。”在奂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裴珍映最近在学习汉语。朴志训找他聊烦恼的时候,他正在背汉语单词。

他将朴志训这种不想赖冠霖一点儿也不放在心上,又害怕他放在心上的情绪,

称为——矫情。

 

 

 

【真奇怪,你变得不一样了】

【心动的时候才算是爱情嘛】

——————————

朴志训觉得自己在越界,这个恋爱游戏到了倒计时的时间了。

而自己却开始认真,企图改变既定的结局。

蠢爆了。

 

借着营业告诉全世界

我喜欢你。

什么的。

 

近日宿舍常有的奇景。丹尼尔挂在就比自己稍高一点儿的赖冠霖背上。

美其名曰,为了新舞蹈培养默契。

 

“哥,送你一句新学的话”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裴珍映拍了拍朴志训的肩膀。

朴志训没有问这句中文是什么意思。

因为肯定不是好话。

 

忙内的态度,仿佛随时就可以从这场恋爱游戏里脱身。

然后HAPPY ENDING

 

恋爱游戏的最后一天。

也是久违的休息日。

赖冠霖买了两张电影票,说是作为纪念。

 

偏韩服设计的外套,搭配破洞牛仔裤,加上软软地搭在额前的头毛。

赖冠霖好看的过分。

 

可惜过了今天,就不是我的了。

小兔子委屈地想。

 

“离电影开演还有一点时间,要去逛逛吗?”

“嗯?”

“因为是最后一天了,所以我想说话随便一点,用平语。如果哥觉得不好,我还是用敬语。”

“不会。”

说平语的忙内,有着和以往不同的感觉。坏坏的。

朴志训下意识地瞟了一眼赖冠霖的脸,却迎上了一双笑意满满的眼睛。

 

高中的时候,班里的女同学闲聊。朴志训也听了一耳朵。

“最好的男朋友就是,和他出去不用带钱包。”

当时朴志训对这一说法可以说是嗤之以鼻。

 

但是,和赖冠霖一起的时候,只要自己表现出喜欢的东西,他就会立刻买下的这一点。

真的有点让人心动。

与金钱无关,是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觉。

 

赖冠霖其实有点不敢看朴志训。

今天朴志训穿的衣服绝对不是他自己搭的。

羊角扣大衣内搭一件衬衫,看起来连16岁都没有。

 

赖冠霖低着头,在想朴志训的头发摸起来一定很软的时候。

朴志训抬起了头。

 

人家说有桃花眼的人最是多情。潋滟的眼睛一扫,总有不少人会跌进去。

赖冠霖下意识开口。

“哥,只有今天。”

“我可以直呼你的名字吗?”

“嗯。”

 

“pa ji”

 

朴志训觉得,是因为今天的阳光太大了,所以自己才会有点飘飘然吧。

赖冠霖如果去写一本,教人如何撩别人的书,一定会一本万利的。

 大概老天也看不下去他们这样大把大把地发狗粮了。

所以到了电影院,赖冠霖才发现自己错买了爱情片。

当荧幕上,男女主角搂在一起的时候,朴志训拉住了赖冠霖的手。

时机甚好。

他觉得如果这时候不说这句话,自己一定会后悔。

“我喜欢你。”

“赖冠霖。”

第一次的吻。

朴志训终于没有被拒绝了。

 

(当我承认这是爱情的时候

我们就接吻吧)

好像有谁这么说过呢?

是谁呢?

 

是朴志训自己。在出道的那天,他亲在忙内脸上的时候,赖冠霖非常不满

于是他开玩笑般说了这段话。

 

要是知道忙内这么记仇

打死他也不会这么说的

————————————

 

“其实说了这么多

总结起来不过两句

我喜欢你

我想见你”[1]

 

恋爱本身就是一场坠落。

——————————

躲猫猫

循环了一整天这首歌的产物

终于把我心目中拌羊吃兔的罐写出来了。

 

引用:[1]微博@十三弦yu

看了一眼pd48,发现我其实对可爱型的长相不来电,
细细想来,击昏应该算我第一个喜欢的,颜偏可爱型的人。

可爱但是清爽。
真的是夏日汽水。
甜而不腻。

你先感觉到的是气泡充盈口腔的刺激,
然后才品到甜味。
恋爱的感觉。

【罐昏】红豆体 关于感冒的脑洞

感觉冠霖今天身体还是不舒服,希望能快快好起来。
链接见评论。

我的乌鸦嘴怕是开过光 。
今天拆专辑的时候,突然在想,不会拆出小狼和霖霖吧。
打开……
真的是。

(。 )

(也很喜欢小狼,只是想拆出罐昏。)

【罐昏】营业该怎么做?

庆祝世纪之吻一周年

旼狼、罐昏四人组合设定。
旼狼少量注意!
正文中掺了一点论坛体。

六级终于结束了。
——————————

赖冠霖作为一个到韩国的外国人,有很多本土词汇没有听说过。比如:营业。

今天是他所在的组合thirty的签售会,他在将麦克风递给朴志训的时候,下意识地笑了一下,效果很显著——
“霖霖今天怎么了?怎么递麦克的时候,嘴角还抽了一下”
“我觉得是熬夜看世界杯,太累了。表情管理失控。”

赖冠霖绝望地合上笔记本。对一旁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黄旼炫问道:
“哥,到底怎么做才是营业啊?”

“啊?”始料未及的问题,黄旼炫顿了顿在摸裴珍映头发的手。
“也不用特意做什么,就是多互动就好了。”

珍映新换的洗发水明明和自己是同款,就是有种不一样的香味,奶香奶香的。
躺在黄诸葛大腿上,闭目养神的裴珍映,猛地打了个喷嚏。
怎么做梦都有人念叨,小狼小声地碎碎念。

没得到任何解答,还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的赖冠霖,默默去冰箱拿了一罐可乐。

在加入thirty的第三年,也是他们出道的前一天,他第一次被要求营业,而对象是新加入他们组合的高人气练习生——朴志训。

“像你们队长多学学,营业很简单的。像你们这样好看的人站在一起,对于粉丝而言,也是一种营业了。”

回忆起经纪人姐姐的话。

赖冠霖抿了一口汽水,抬头望向“模范营业家”旼炫哥。

Woc,接吻了!就不能注意一下未成年人吗!!!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年仅17岁的赖冠霖,流下了想家的眼泪。

“有吃的吗?”

朴志训刚跑完个人行程,回到宿舍,立马奔向冰箱。

“哥,还剩下一个布丁,你要吃吗?”

“布丁啊……吃。”

“哥,你还没吃晚餐吗?

“吃过了”

“哥,你胃口真好。”

“臭小子,总感觉你在暗示我什么。”

“没有啊。”

“冠霖啊,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问志训,就艺龄而言,他可以算得上大前辈了。”

黄旼炫看裴珍映已经睡得天昏地暗了,决定把孩子抱去房间里。

看到赖冠霖还是一脸的忧愁,好心提醒到。

“冠霖,有什么想问的吗?”
“哥,你觉得我应该怎么营业?”和你,赖冠霖最后两字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耳朵也被染红。

“营业嘛,很简单,三不原则。”朴志训一边咽下嘴里的布丁,一边开始小课堂。

“不说话不主动没电话?”
“你小子是来捣蛋的吗?”

看着朴志训佯装要打自己的样子,赖冠霖正襟危坐,开始好好听课。

“是不冷脸不冷漠没有恶意。看着队友的笑容要和看见自己未来女友一样,最好还能有一些互动。摸头揽肩都是基本技了,现在流行的趋势是默契!”

看着赖冠霖开始拿小本本记笔记了,朴志训露出了孺子可教的笑容。

“比如说,粉丝在签售会的时候,问我最喜欢吃什么?我说巧克力。然后另一个粉丝问你喜欢什么的时候,你也说的是巧克力。这种营业看似平淡却暗含玄机。”

“哥,喜欢吃巧克力吗?”

赖冠霖抬起头,手上还在不停地写写写。

“喜欢啊,”朴志训又吃了口布丁,“这个牌子的布丁还不错啊,谁买的啊?”

“很好吃吧,珍映哥也喜欢这个牌子的布丁,旼炫哥也经常买的,”赖冠霖还在梳理笔记。

“这是旼炫哥买的?”

“不是哦。”

“这样,就是有点少。”朴志训吃下最后一口布丁。

虽然得到了朴老师的真传,但是赖冠霖的营业之路并不顺畅。

摸头揽肩的基本技,对于来韩国才三年的留学生赖冠霖来说,非常的别扭。

最近的赖冠霖有点奇怪,每次看到自己都想往肩膀招呼。自己惹到忙内了吗?没有吧。朴志训心里想。

黄旼炫和裴珍映是一对情侣,虽然是地下恋情,但是是情侣就会想做一些情侣都会做的事情。但是……

“哥,我可以问你一点儿事吗?”

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了,黄旼炫无声地叹气,然后用被子把裴珍映裹起来。

开了门,示意裴珍映在睡觉,和冠霖到他房间谈。

怎么会有种结婚后,二人世界被孩子打扰的感觉。黄诸

葛这周第五次叹息。

“哥,为什么揽肩的时候会有种奇怪的感觉?”

“可能是还不是很熟,所以有抵触心理吧。”

“哦哦,所以会有种手麻麻的感觉。”

“恩,对……等等。”黄葛亮抓住了盲点,“手麻麻的?”

“就是,”忙内挠了挠头发,“心跳有点快。”

“脸发热?感觉不好意思?”

“对。”赖冠霖露出了不愧是葛亮哥的表情。

“冠霖呐,你不是恋爱了吧?”

出乎意料的回答,赖冠霖一下子愣住了。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做什么都是不合时宜的。”

像是想到了什么,黄旼炫露出浅浅的笑意。

“不是啦。”赖冠霖及时打住了陷入自己回忆的旼炫哥。
“最……最近不是被要求营业嘛,可是我怎么做都……都怪怪的。”

赖冠霖磕磕绊绊地说完这句话,感觉自己的韩语水平又下降了好几个level。

察觉到自家忙内在转移话题,温柔的旼炫哥哥并不打算戳破。

“其实不用太刻意。你平时不是偶尔会和志训拌拌嘴吗?

可以在签售会的时候,这样做一下。

气氛好的话,不论你们做什么,粉丝都会脑补出一场大戏的。”

旼炫轻轻揉了揉忙内的头发。

看着赖冠霖的时候,总会想起刚刚开始做练习生的自己。

“现在的冠霖就很好了,把真实的一面展露给她们就好。她们会接收到你的善意的。”

“说白了,营业不过是粉丝福利。她们最厉害的本领,就是把你对她们的爱,十倍奉还。所以,冠霖呐,加油。”


“听珍映说,你最近都在烦恼要怎么营业?”
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的赖冠霖,并没有注意到志训的到来。

“哥!”

大个忙内被吓到的样子还挺像小仓鼠的,朴志训偷笑。

“我教你吧。”
“冠霖,你知道说谎话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吗?”
怕赖冠霖又拆台,朴志训迅速揭晓了答案。
“真话假话各一半说。”

-thirty论坛-
【讨论】关闸鸡在天上飞,今天终于不是北极圈女孩了。
楼主:罐昏大法好
正文:

楼主:
饭上关闸是因为一张官方合照。小忙内偷偷瞟哥哥,可怜兮兮的表情实在是太可爱了!!但是一直以来都没什么糖(。 )都是xjm的p图让我支撑到了现在。但是!今天!关闸女孩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今天签售会关闸坐在一起,从一开始就小动作不断,眨哥哥不断去撩小忙内的刘海。说到这里,不得不说今天烤地瓜太合我心了!虽然小忙内爆炸喜欢浪奔,但是顺毛真的是乖到不行!xjj想去nh tou孩子的地步!然后,有xjj repo便签纸。

[图片] 问冠霖:最近最开心的事
      答:和志训哥哥聊了很多
[图片]问志训:最想和谁结婚(成员里)
     答:冠霖
然后,签售会快结束的时候!击昏趴在冠霖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冠霖一下子笑成了心形嘴。
[心空表情]

一楼:
好奇楼主仅凭p图是怎么在关闸坑守了这么久的?真的颜控hhh

二楼:
这俩真的外表超配的!就是很可惜,除了那张照片再也没有后续粮了。

三楼:
补充一下今天的签售粮,中途罐罐睫毛掉眼睛里了,志训还帮他弄出来了。超级甜!
[图片]

四楼:
请容我ky一下,我觉得志训选冠霖,还有一点是因为,选旼狼任何一个,都会被另一个打。

五楼:
楼上有毒,另外就凭你击昏的武力值,不会怕谁的。

六楼:
哈哈哈哈,想起旼炫哥那句——“志训他在宿舍,可不像他外表这么可爱。宿舍一霸。”

七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是没想到。而且冠霖说,志训哥那边把我买的布丁给吃了,我不敢说出来,怕他打我。我眨在旁边,一脸居然有这种事的表情。

八楼:
我觉得霖霖今天胆有点大,在宿舍不敢说的话,在签售会上说出来了。

九楼:
但是霖霖说完没多久,又偷偷和他哥咬耳朵,不知道在说什么、

十楼:
大概在认错,“哥,我错了,我不该说出来的。”

十一楼:
你们话题跑得有点偏啊,哈哈哈哈哈




“效果不错吧,我朴志训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朴志训笑嘻嘻地揉了揉赖冠霖的头发。
虽然今天已经揉了好几次了,但是这么正大光明地把小孩的头发整成鸡窝,还是挺有趣的。

赖冠霖是个酷盖。但是赖冠霖的头发却意外的软,发丝蹭过手心还会留下痒痒的触感。
“不要弄我啦。”

低头对上小朋友湿漉漉的眼神,朴志训突然想起了企划社前辈养的柴犬。

对不熟的人的亲近会表现出抵触,可熟悉了之后,却会自己去扑人。

可爱得不讲道理。

前辈说过,觉得任何东西帅气或者好看都没问题,但是觉得什么可爱,那你就完了。

呵,肤浅的人类。我才不会完了。

此时的赖冠霖心里很乱,他终于明白,面对一个人唯恐

躲闪不及,又忍不住想凑上前的心情叫做暗恋。但是他

不知道该怎么做。

终于和哥哥亲密了一点儿,却是因为营业。

小时候妈妈教育赖冠霖,不能说谎,只要说出了一个谎

言,就要用无数的谎言去圆这一个谎言。

现在赖冠霖终于吃到了苦果。

真假掺半,我都快辨不得那些是真那些是假了。

或许,一个人说的是真,一个人说的是假,也不一定。

忙内叹了一口气。抓住了立志搞乱自己头发的哥哥的手。

赖冠霖突然露出了一副弃犬的表情。
朴志训心上被开了一枪。

“志训哥,这是给你的。”
一恍神,忙内又是欢天喜地的样子。

“这什么?”
“巧克力。”
“你买的吗?”
“对啊,作为恩师的谢礼。”

赖冠霖一脸的天真无邪。
“我从今天起毕业了。”

“你啊,还差得远呢。没我许可,不能毕业。”
朴志训压下一丝不满,轻描淡写地说。

什么是暗恋?
战战兢兢。
如履薄冰。

自己喜欢的人以为自己在营业该怎么办?

赖冠霖没有说自己特意去问了助理,志训哥最经常买的巧克力是什么牌子。也没有说这个牌子由于最近换了新代言,越来越火,自己跑了七八个便利店才买到的。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心情?就像在初雪的夜晚,用手心留住一片雪花。越想护住,雪花融化得越快。最后,手心只剩下了一滩水痕。

赖冠霖的进步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
不仅是舞蹈,在营业方面的开窍程度也十分惊人。

黄旼炫都忍不住开他玩笑。
“冠霖在撩人方面的天赋,大概仅仅次于rap。”

而且不仅仅是对朴志训。偶尔也要给冷圈girl发发糖嘛。

反正只要不bobo,旼炫哥和珍映哥也不会怎么介意。

但是,总有哪里不一样。

赖冠霖深谙真假掺半之道,而且还进化了一下——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

你看到的深情是真的,心动也是真的。只是没有其他行动了。

赖冠霖像个癌症晚期患者,给自己早早地判了死刑。

最美好的,是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

因为没有负担,
不用考虑未来,

因为没有未来。

朴志训对此全无察觉(才怪),小朋友会和自己逗趣,会揽自己的肩,却再也不让自己揉头发了。

一开始,朴志训是想着忙内长大了,并露出父亲一般的笑容,但慢慢的,他开始觉得不对。

“冠霖呐,你是不是又把我的布丁吃掉了!”裴珍映趴到沙发边,实力搅乱赖冠霖的头发。

“我错了!珍映哥,原谅我!”

“不原谅!”

“你这家伙!就会觊觎哥的零食。”

搅着搅着,裴珍映的手法慢慢变得温柔,开始一下一下地给小孩顺毛。

“改天去剪一下刘海吧,眼睛都被挡住了。”

“嗯嗯。”赖冠霖舒服得好像要发出小猫一样的呜咽声。

但是,只要自己一靠近,赖冠霖就会坐直,一脸乖巧地问。

“哥,有什么事吗?”

这家伙,变脸变得真快。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情人节的晚上。

作为thirty唯一一对脱团人员,黄旼炫和裴珍映早早地就出门过二人世界去了。

剩下赖冠霖和朴志训在宿舍里无聊。
其实主要是朴志训无聊。

赖冠霖一直在写新曲的rap词,也不发出声音,只是用手叩击桌面打着节拍。

人无聊到一定地步了,就会想找人聊聊天。但是在场唯一的一个人类,此时拒绝交流。朴志训把目光放在了之前签售会上收到的,粉丝送的兔子玩偶。

“你说为什么,狗狗上一秒还黏人,下一秒就疏远了呢。”

“可能是在害怕。”赖冠霖忍不住接茬。

朴志训装作没有发现,继续和“兔子”聊天。

“为什么会害怕呢?越是喜欢的人,不是应该越往前凑吗?”

“如果很优秀的话,越前凑,能让对方看见自己很多美好的一面。可如果一点也不优秀,往前凑,只会让对方发现,你啊,懦弱、胆怯、无能为力。”

所以为了不让你看到这样的我,我把自己杀死了。

“痛……”

听到赖冠霖这么说自己,朴志训忍不住用手指节轻轻叩了叩忙内的额头。

“笨蛋。”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无论他做什么,都是在发着光的。”
“所以呀,无论他躲在哪里,我都可以一眼看见。”

“真的吗?”
“假的!”

朴志训伸手,使劲地捏了捏忙内好不容易长出了一点儿肉的脸。

“哥……我没有什么梦想,在遇见你之前。我只想,既然都到了这里,如果能登上舞台,出道,就没有遗憾了。

认识了你之后,我想,如果能和你熟悉起来,让你的眼睛里映着我,即使仅仅一次,就好了。

可是和你熟悉起来了之后,我又希望,会不会有那么一天,你的眼睛里只有我一个人呢?”

赖冠霖顿了顿。

“我的愿望,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赖冠霖伸出手,遮住朴志训那双亮亮的眼睛。

“所以啊,别再纵容我了。”

“怎么是纵容呢?”

“是宠爱。”

朴志训笑着。

赖冠霖突然就想起了第一次授课的时候,朴志训笑着问自己,“还有布丁吗?”

掉进你这个陷阱里,我,甘之如醴。